柑苔绿

我实在是想拿一本“如何克服懒惰”的宝典来砸死我自己(恨铁不成钢)

昨天晚上去治疗,浑身都扎满了针,似乎感觉到了一点被钉在某架上的感觉哈哈哈哈,很神奇的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肌肉缓缓松弛展开起来,就像开水里的茶叶的舒展
我的左手边是对中医极其不屑的同龄人,右手边是深入中医理疗领域大力推崇的家人,大家都站好固定立场的论点,两方从来没有说服过谁,不过像大多数病人一样,不懂任何深入理论的我也着急得只care自己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他是那种人格魅力都充溢到化成雾气萦绕他身边的人。当他望向人的时候,瞳孔像是藏了漩涡一样要把你吸进去。恰到好处的热情和温柔,所有人快要相信了自己是他相识已久的老友,他就这样像翻花绳一样流畅而漫不经心地拉拽着和他人关系的线,如此的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