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苔绿

东京之夜

摩肩接踵的人群里面木屐的声音格外明显#烟花,浴衣,灯光明显的小摊和穿浴衣的女孩子温柔的日语#大家都坐在草地上,为每个壮观的烟花赞叹着#霓虹真是一个有仪式感的国家,身为游客的我也忍不住欢心雀跃起来#是柠檬汽水味道的夏天(虽然天天暴走暴晒ing)

wardrobe girl

像这个假期以往的任何一天一样,我起床,洗漱好,吃掉我妈认为我需要吃的蒸蛋,然后抹防晒,化好妆。像以往任何一天一样,接下来的流程去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去学车。我往床上一躺,想着“好吧,再半个小时我就出门”
可能是练车场灼烧的日光,闷热的汽车,或者是满场吞吞吐吐前进的练习倒车,转弯的车,漫长的等待之类等等的综合作用,我像是被它们封印在了床上,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了我妈下班的时刻
这就很不妙了,我都能预测到她发现我翘掉练车的反应,又是一场串联我从小到大失败事件加上软弱瞬间再加别人的光辉事迹 等于 我之后黯淡的未来 虽然某种程度上她是对的,好吧,她一直是对的。
我拉开右边衣柜,把里面的铺笼罩被压缩了一下,然后,我把自己塞了进去。当我真的蜷坐在衣柜里面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一幕荒诞得很可笑,被床单被子包围着,听着外面走动和烹饪的声响。如果从上帝视角看来一定非常有意思,一个缩在衣柜里的女孩
我的手机也非常识相地没电了,留给我思考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地步,是完美主义的母亲?寄人篱下生活的初中?失败的竞赛?失败的高考?或者是我的基因中就已经铭刻着 擅于逃避 的这一段序列。这似乎是我人生中最臻于完美的技能——逃避,找合理的借口开脱,把自己塞进衣柜里
好吧,我他妈就是这么懦弱,一边我挪动了一下有点麻木的腿,一边终于认清了这个现实。事实上,在过去的这些年中,我一次又一次喃喃自语过 “要变得勇敢啊” “逃避有个鬼用呀” “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但是每当碰壁时刻,我还是会非常娴熟地把自己缩回逃避的坚硬的壳里面,像是不争气的巴甫洛夫的狗
我终于认清了这个循环,我还会无数次对自己说“要改变呀!” ,可能还会无数次逃避,我青春期臆想的隔夜变为没有缺点的完美人士,走向人生的巅峰并不会实现,我只能像练习韧带一样,一点一点拉伸着自己的韧性。一边逃避一边唾弃自己的软弱一边努力地争取下次能坚持更久一点。
我在我妈午睡的时候,逃出衣柜(麻木的腿有点不灵活地撞在了衣柜边)轻手轻脚地溜到门口,再装模作样地开门,假装自己才辛苦地回到家。
真他妈是个称职的演员啊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决定要放纵这一天,然后在晚上入睡前对自己说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而你不能再逃避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