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苔绿

高原的风都带着一丝冰雪初融的凛冽,幽暗的松树干上布满苔藓

被说了“你真的好棒呀!我好喜欢你”
一方面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获得超过一定限度的赞美会让人觉得心虚
一方面又想旋转跳跃闭着眼的雀跃 I see you 乃是最高级别的赞美,平凡如我能被人看见片刻不安分的发亮真的是太荣幸了

人在图书馆心不在焉地复习,心却在海边随波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