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苔绿

丧言丧语

我最近经常陷入这样的境遇,当我信心满满的以自己的方法完成了一件事情,却后知后觉地发现我的做法根本就是偏题,或者永远不是正确的,被别人认可的做法

我其实现在都非常非常的沮丧,像是一头狠狠地撞上透明的墙壁,每次我都会如丧家之犬一样躲在厕所隔间咒骂自己还不知道什么地方来沾沾自喜,挫败得希望那些失败过往能全被抹去

我大概真的一个奇怪,懒惰又莽撞的人吧,有人天生就能做好吗?确实是有的,我的好朋友做任何事都慎重周全,每件事在她手里都能仔细地妥善地展开,而所有的瓷器都在我手里摔成碎片。不过像大部分人一样,大家都是从自己的失败中学习成长,没有人能一蹴而就,大家都在艰难地一点点补着自己的缺口

不过我就像一个不长记性的瞎子一样,一遍一遍往南墙撞,每一次我都想“要改变了啊”,没过多久就打回原形,在这一刻我突然非常的惶恐,我还有多少次能够搞砸的机会呢?我真的打破自己的墙壁吗?我什么都不知道

学了园艺之后有什么变化?
现在不敢说 “学不下去了,我要回家种田”
种田也丝毫不容易
然后经过我们讨论了一下
The new version is
“学不下去了,我要回家扫大街”

徒步暴走膝盖超痛,不过站在山头有清凉的风划过芦竹丛的时候觉得心里好轻盈

阅后即焚

我想要控诉你
我感觉我的心里一部分灼烧的火焰和樱花色的情绪都被你永远带走了
这空荡荡的部分冷却坚硬起来,像是被浪花击碎的有锋利棱角的礁石
但是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甚至都不会再想起我

我实在是想拿一本“如何克服懒惰”的宝典来砸死我自己(恨铁不成钢)

昨天晚上去治疗,浑身都扎满了针,似乎感觉到了一点被钉在某架上的感觉哈哈哈哈,很神奇的是,在某个瞬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肌肉缓缓松弛展开起来,就像开水里的茶叶的舒展
我的左手边是对中医极其不屑的同龄人,右手边是深入中医理疗领域大力推崇的家人,大家都站好固定立场的论点,两方从来没有说服过谁,不过像大多数病人一样,不懂任何深入理论的我也着急得只care自己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最近真是upset到了极点 诸事不顺
尽是在虚度我一事无成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