柑苔绿

世界充斥着浸没于自己痛苦忧愁的抑郁人群 一点也不稀奇,所以我只好把从舌根快要溢漫出来的苦涩吞咽下去,咧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晚上一个人去拍照,意外地被很多朋友关心了
“一个人晚上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呀”
不过要是能找到陪伴的话,也不会自己去啦

他是那种人格魅力都充溢到化成雾气萦绕他身边的人。当他望向人的时候,瞳孔像是藏了漩涡一样要把你吸进去。恰到好处的热情和温柔,所有人快要相信了自己是他相识已久的老友,他就这样像翻花绳一样流畅而漫不经心地拉拽着和他人关系的线,如此的游刃有余